古寨印象 – 陆丰宣传文化网

陆丰市作家协会

古寨印象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11-11 16:18:34 阅读:1,257字体: | |

林瑞莲

这是穿越时空的际遇,每一步都踱着两百余年的光阴。

在城墙外与陂洋古寨南门对望,头顶蓝天——赤裸裸的蓝。没有沉重的云雾、没有拥挤的楼林,天就在我眼前,她与我如此接近;只是高远得飘渺、只是宽广得无垠,蔚蓝得且静且清,又是高阔得离我那么远。

穿过城门,邂逅一棵古树。枝干参天,你屹立了几百年?多少雨雪风霜,沧桑褪了你的翠绿,枯虬却成了沧桑的诗意。你是否还记得种树之人?你是否在守护一段属于古寨的记忆?

一间间老屋是岁月的驿站。谁曾路过?紧闭的木门,铜锁已老。谁还牵挂?高高的屋檐下,红灯笼崭新。老屋里的绿萝生机勃勃, 常青藤已盘过两重门,梦幻般缠绕着游客向往自然村落的梦。最是那一刹那的合影,梦幻般的意境更摄入人心。

瞧!这屋里有片相思藤!主藤条依旧搭在木架上。在主人不归的日子里,她随着时光恣意蔓延,逐成一片。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四时将夏,豆荚已熟透得裂开脱去,一颗颗红豆露在阳光下,红翠相映如此耀眼!

红豆不稀奇,只是生长在了岁月的驿站里。

多想横张七弦琴,弹一段古风,让它飘散在胡同——只为这一口深不可测却别有洞天的古井。

井,世间恬静的水。

井,大地深邃的眼。

井,村庄祥和的心。

你滋养了多少代人,多少张面孔曾与蓝天一同印入你心里?

斑驳的井沿,是岁月的锈痕么?打水的吊桶还静置于旁,打水的人儿身在何方?

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不管热闹还是安静。无名花草寄生于井壁,深深浅浅住在井里。落土,生根,成长。生命,如此简单、如此惬意。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井中别样天,自然、婉转。

走出西门数步,只见鹅卵石路别致而古朴。

轻轻踏着石卵路,再轻轻移步,我想如水般轻盈,让鹅卵石忆起波浪抚过的温柔。轻轻,再轻轻,怕打破宁静的古韵,怕惊醒沉睡的光阴。

噢,这一定是四月的呼唤,绿意如此明亮!缀于石缝与路旁的绿茵,你是否知道我将到来而神采奕奕?是你的一场等待,还是一场注定?让我行走于画中,又融成风景。

多希望这石卵路长远再长远,长得如岁月永恒,远得随大地延伸……

一行观光者,在前、在后、在左、在右,都在画中行。

远方的客人,你风景的主角,高高城墙、长长古道是你的背景;远方的客人,你是诗中的意境,连绵瓦顶、无际蓝天是你的背影。

我带着追寻、带着梦幻、带着向往—带着一颗心,匆匆而来恋恋而去,不舍得带走一砖一瓦、一石一沙、一草一花,却把心绪留下。

我想,我还会再来,只为那遗落在城墙古道再也挥之不去的眷恋。


分享到:

QR:古寨印象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