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塘“民国街”打个照面 – 陆丰宣传文化网

陆丰市作家协会

与大塘“民国街”打个照面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11-11 16:16:05 阅读:931字体: | |

王诗彬

刚打了个照面,时光便退回去好远。

那一年,末代皇帝被逐出皇宫;那一年,黄埔军校在第一任校长的主持下正式开学;那一年,一个军阀首领被冠以“Biggest man in China”(中国最强者)之名,成为第一个在《时代》周刊封面上亮相的中国人。

驰骋的时间车轮,红尘滚滚,并没有为他们作太多的停留。甚至于此时,我都不曾想要去过多地寻问他们的名字。但也是在这一年,一个旅居马来亚的爱国华侨在他的家乡独资兴建的商住骑楼大街——“大塘墟”,却穿越近百年的岁月,在这个阳光并不太热烈的初夏下午,静静地屹立在我的面前,让我抑制不住想去追寻那些曾在这里流淌过的时光。

十九岁的少年,背井离乡,一定曾有很多的离愁别恨。也许少年的行囊里,不一定深放着一把乡井土,但故乡的土一定在少年的心头,铺就了一条坚实的路。少年踏着这条路,下南洋,直达马来西亚。异国他乡和家乡隔着万里重洋,但是意气风发的少年相信有朝一日故乡的土必将带他归来。我想,到那时,带他回来的,一定还有令他念念不忘的少年时的梦。

青丝少年,一走就到了白头。当他再踏回这片熟悉的土地之时,舞象已成花甲,真是“乡音无改鬓毛衰”。故土依然是故土,可故土的贫穷落后也一样如故。此时已有所成的荣归人,自然心不能甘。于是,他先是投资建造宗祠“继述堂”,以告慰宗祖,又以个人之力,斥巨资仿照马来亚吉打州鲁乃大街商铺的样式,建造了“大塘墟”。“大塘墟”位于今陆丰市桥冲镇大塘村,占地百余亩,由两段两排相向共约72间的风雨骑楼组成。骑楼的墙壁上和走廊水泥柱上,刻有各式各样栩栩如生的花鸟鱼兽浮雕。两排骑楼相向的中间是约有十来米宽的街面,街面由方整的条石铺就,形成一条平坦宽阔而又悠长的条石街道。由于工程过于庞大,加之精工细作,这个气势恢宏的“大塘墟”,历时整整五年,才得已全部落成。在当时,粤东地区很多南洋华侨归乡所建的大多是仿明清建筑风格的院落私宅,而能在一个乡村里建这样大规模商住骑楼的,那是何等的气魄!

“大塘墟”前身叫“墟仔”,相传于清道光初年,小集市已在这里萌芽。当时大塘村有几个简陋摊点,至光绪初年逐渐扩至二十来间小商铺,成为周边货物的集散地。而“大塘墟”的出现,更是完全提升了规格,带来了质的飞跃,使当地的贸易市场盛极一时,成为方圆几十里都饶有名气的商贸中心。据说最鼎盛时期,这里曾有三家当铺。可以想象当年这里是怎样的一派商贾云集、精品荟萃,各行各业繁荣昌盛的景象。

只可惜,时间的车轮同样也没有为她停留,经历时代的洪流后,“大塘墟”往日的繁华已然不再。而“文革”中破“四旧”运动,更是使“大塘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骑楼上的浮雕及其纹饰有不少被用铲刀铲平、去除,骑楼上原始的窗棂与百合窗叶,也大都被弃置更换,仅有个别遗存。那些民国时期便一直留存下来的各家商号招牌,更是被拆除的拆除、涂抹的涂抹,如今已经完全不见了踪痕。除此之外,不少骑楼下廊也被封堵,原本贯通的走廊成了单门独户的庭院。所幸的是骑楼大街总体式貌依然彰显,在时间的风风雨雨冲刷过后,历尽沧桑的骑楼大街越发显得古色古香。

步入“大塘墟”,恍然间,真觉得像是穿越进了“民国街”。此时的“大塘墟”多像是那个时代之中的大家闺秀,纵然家道中落、铅华洗尽,可只需身穿着旗袍的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便散发出优雅、矜持与高贵,像玉立着的一朵水莲花,让人屏息,让人只和她打了个照面,便对她深爱到骨子里。

我小心翼翼地踏着脚下印满岁月疤痕的条石街面,朝向“民国街”深处而行。此时阳光斜射下来,打在街道右面的骑楼上,窗户紧闭着,墙上的浮雕花瓣开得正艳。我以为我的举动已经足够轻巧,甚至连骑楼下的柱子,都不敢轻易触摸。可当我转身往回走时,阳光背面的某一扇窗仍吱呀一声,但我没有回头。

时代的大家闺秀被遗弃了吗?可惜,我不是归人,是过客。


分享到:

QR:与大塘“民国街”打个照面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