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大塘骑楼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11-11 16:15:31 阅读:1,945字体: | |

陈辚

说起“大塘骑楼”,也许许多人不知道;但提到“汕尾骑楼”,大多数人都会知道。“大塘骑楼”是海陆丰地区村庄中绝无仅有的的“民国街”,在民国时期,它以南洋“骑楼风格”同汕尾二、三马路西欧“骑楼风格” 齐名,闻名遐迩。

“大塘骑楼”座落在陆丰市桥冲镇大塘村内墟仔街的两旁,是昔日大塘墟的主要商业街。据介绍,清道光初年,大塘墟只有几间简陋摊点,至光绪初年逐渐扩充到小店、小舖二十多间,是当地的商贸及货物的集散地。民国甲子年(1924年),出生于大塘村的华侨巨子、马来西亚槟城实业家卢文仪回大塘村,斥出巨资,历时五年,仿照马来西亚吉打州鲁乃大街商铺的样式,建造了规格统一、占地约100亩的一条街的“上楼下廊”二层骑楼商铺,共计72间。骑楼一条街商铺形成后,促进了大塘墟的商贸发展。在鼎盛时期,这里商业繁荣,有三家当铺,商贾云集,还跟马来西亚有直接商贸往来。

初夏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随“汕尾文化之旅——陆丰行”采风团走进桥冲镇大塘村大塘村。当我们徜徉于大塘墟仔街时,脚下石板留刻着岁月流逝的痕迹,一种昔日“繁华事散逐香尘”的沧桑感油然而生,任人来人往,散发着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悠长的街道幽静又闷热,了无当年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商业繁荣的景观,百年古建筑群静静地站在街道的两旁,当作商铺的骑楼都成了村民居房,“黄发垂髫”在骑楼家门口怡然自乐。望着默然无声的骑楼破旧斑斓的老墙壁及走廊水泥柱,不禁想起南宋范大成的词句:“泥泥裂纹无气”,“仍带面尘颜色”,骑楼上有形状各异的当年绘制图案,如八仙过海图,梅花鹿、石榴、牡丹花、兰花及青花瓷等等,美观精巧,透现着昔日骑楼富丽堂皇的气派。一位居住在骑楼的83岁老人介绍,如果骑楼不在破“四旧”运动时遭到破坏,墙壁上浮雕是很美丽的。原来各家商号也被涂抹掉了,当年木制的窗棂与百合窗页已大都更换了不锈钢窗框,全街只剩下残缺不全的两扇窗页。听了老人的话,竟使我生出一种莫名的伤感,好似眼前骑楼就是那些结着愁怨的一朵朵的丁香,渴望重新绽放初开的鲜艳。

反观汕尾二、三马路骑楼,经过一百风雨洗礼,虽然苍老了容貌,甚至骑楼的走廊通道大多被商店占用摆放商品,有的还被砖头垒彻为自家店铺,但依然店铺林立,商业繁荣,仍然是人们逛街购物的商业街坊。驻足于“大塘骑楼”底下,一阵微风带着骑楼的寂寞从我身后吹过,让我不禁忧虑和喟叹,先人建造的这么美好的骑楼景观,若不抢救保护,会随着随着岁月的流逝,躲藏进历史的书本,成为后人翻看的一页“书签”!

流连于大塘墟长长的古石道,骑楼人家的清歌袅袅飘来,穿行在思绪中的多了一份激活的情感,一种轻微似乎还有些神秘的跫音向我由远而近地靠近,弥漫,大塘村清代兵部主事卢恩的“一壶清酒满腔意,半榻高风万古心”的诗句在我心里悄悄弹吟,让我的心变得轻盈、空幻又摇曳着渴望。一位小男孩站在骑楼的一家门口探出头来,向我扮了一个笑脸,让我恍惚间衍生出一个惊喜,在走过大塘墟的大塘人群中,能碰见一个卢文仪这样的大塘人,给骑楼许下一个再生的约定。

走出大塘墟,石路古朴无声,骑楼沧桑不语。一缕粘贴着骑楼历史的风从我的衣袖绕过,我依依不舍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了几行淡淡的伤感的诗句。


分享到:

QR:大塘骑楼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