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六期

抗日时期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在陆丰的情况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10-22 17:10:25 阅读:2,990字体: | |

◎林之光

抗日战争时期,广大华侨、港澳同胞发扬爱国爱乡的光荣传统,面对日寇的野蛮侵略,在国难当头的关键时刻,他们组织了华侨回乡服务团,满腔热情地回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一九三八年初,海陆丰旅港回乡服务团率先回到陆丰县。翌年,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成立。两个服务团改编为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第二团。一九三九年十月,东江华侨服务团海陆丰队(吉隆坡)(以下简称东团)专程到陆丰,加强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一)

服务团团结了各阶层青年以及各界进步人士,广泛开展统一战线,对抗日救亡运动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到西安与蒋介石、张学良、杨虎城谈判解决西安事变的事件,经过“七·七”芦沟桥事变,“八·一三”事变,终于在一九三七年九月下旬,国民党公布国共两党合作宣言,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

国共两党合作的消息传到南洋、港澳,同胞们为祖国各政党团结一致抗日而庆幸。旅居南洋、港澳的同胞中,曾在海陆丰苏维埃时期参加革命,后因国民党的残酷追捕迫害而逃到南洋、港澳的同胞。他们在所居地继续从事革命活动。抗战爆发后,他们便成为发动济胞支援祖国的中坚力量。国共两党合作抗日,他们便率先响应祖国的召唤,组成了海陆丰旅港回乡服务团。这个服务团的成员有陆丰籍的刘廷光、朱荣、林瑞、陈真、黄国雄、柳静山,郑邦英等。他们回国前在侨居地,发动侨胞捐款抗日救国。如陈真在印尼经商,在进行募捐活动和散发传单时,被印尼当局特务发觉而被驱逐出境,碾转到香港,然后才参加服务团。

一九三八年初,服务团的成员陆续回到陆丰。他们根据陆丰过去曾是红色苏区的历史条件背景,以服务团的合法身份,与国民党当局取得联系,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各界进步人士,组织了有各方面代表参加的“青年抗敌同志会”。这个青抗会的领导成员中有:服务团成员刘廷光(中共陆丰县工委书记)、伪县政府教育科长郑道之(前是中共东京留自学生特别支部成员)、进步青年陈编,以及国民党党部秘书林监明等。各区也相应组织了分会。如南甲区:李甦、郭坚;碣湖区:萧介山、陈信忠;大安区:李德球、杨良等;河口河田区:朱青、叶正、郑万有;博美区:陈真;南塘区:王世英。

青抗会成立后,负责宣传的黄歧、陈茂逢、陈鹤年等出版“陆丰青年”刊物,参加歌咏队的郑达飞、郑达忠等,他们到各地张贴标语、画漫画、出版壁报和组织街头演讲等,向民众宣传抗日救亡的重要性,宣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精神。把以前沉寂的抗战局面打开了,掀起全县性的抗日高潮。青年们踊跃地奔赴抗日根据地和抗日前线。出身于地主家庭的李振风、李振雄等,受到侨胞爱国最忱的影响,他们以民族利益为重,放弃优裕的生活,化装为商人北上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嗣后奔赴晋察翼抗日前线。

(二)

服务团利用公开合法的地位,恢复、发展了陆丰县的共产党组织。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海陆丰苏维埃政权成立。那时陆丰县发展了大批党员。一九三四年以后,由于国民党当局的残酷镇压,党组织暂停了活动。许多党员逃亡到南洋、港澳。直到一九三七年国共两党合作,才陆续恢复支部的活动。服务团先后回来的侨胞中,有苏维埃后期任过揭阳县委书记的刘廷光:服务团的副团长朱荣,是苏维埃的区委书记、县委委员。

服务团的成员中有以刘廷光为首的党员五名,刘廷光受中共香港南委的派遣,以服务团员的合法身份,回陆丰发展党的组织。他们到陆丰后的第一步骤是联系过去的老同志;第二步骤是在抗日救亡运动中,吸收积极抗日的青年入党,增强新鲜血液。他们对老同志和进步青年,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联系和考验,终于在一九三八年春,在陆丰县尉城龙潭村刘家祠,召开了陆丰县首次工委会议,参加会议的有黄熊(当时在伪查缉所工作)、陈宗器(当时在碣石查缉所工作)、吴其正、李宗、柳静山、杨良、林瑞、李甦、郭坚、(陈性初、李桃因故未参会),会议由刘廷光传达中共南委的指示;会议学习了中共六中全会决议等文件;会议决定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宣传我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配合服务团,使各区青抗会巩固发展,会议决定成立中共陆丰县工委;刘廷光任书记,黄熊任统战,郭坚任宣传,枥良任青委,林瑞任农委。各区发展党组织的工作也作了具体安排,指定专人负责。从此,陆丰县的党组织在服务团的党员努力下,有了严密的组织机构,而且以服务团的名义,领导着全县的抗日救亡运动。

(三)

服务团据理力争,反抗国民党顽固派的迫害,忠诚为祖国服务,经受了考验。

“七·七”事变不到一个月,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到一九三八年三月,仅半年多时间,华北全部沦陷。日军占领南京后,中华儿女被杀的达三十多万人。一九三八年十月,华南门户广州,华中的重镇武汉先后陷落。国民党政府迁到重庆。值此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紧急时刻,南洋惠侨救乡会与香港惠阳青年会、海陆丰同乡会、余闲乐社等团体商议,决定成立东江回乡服务团,并把原先回来的海陆丰回乡服务团,改编为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第二团,扩大了服务团的力量。一九三九年十月,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海陆丰队(吉隆坡队)到达陆丰。该队的团员大部分是吉隆坡华侨青年,他们不懂地方语言,为便利工作,中共陆丰县工委派吴洪、杨庭越(中共党员)、黄歧、郭作屏等协助该队,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他们驻在陆城旧圩孔庙(红学),每天出发到附城村庄宣传抗日救国,并把从南洋募捐来的粮食、药品等,发给农民,治疗霍乱病,深得同乡会及当地民众好感。可是,国民党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陆丰县国民党党部遵照其上司的意旨,密报了服务团的活动情况:“……查该团海陆丰队一行二十余人,到县工作许久,并未履行登记手续,过境时复无呈验许可证,且队员中分子复杂,多非华侨子弟,更无一人为陆丰籍者,与其挂名陆丰队,名不符实。况其行动甚为诡秘,不与党政当取得联系,复经派员复查,言词表露似有某党活动。本部为谋社其蔓延,以免重演民国十六年之赤化惨祸计,乃遵照迭令,并去第四战区政治部廿八年八月陷日代电节开过境之团体,必须向当地最高党政军机关呈验许可证。否则应加强防范……”。就这样,吉隆坡队在陆丰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仅二个多月,即遭国民觉当局驱逐出境,撤回惠州。

服务团对国民党假抗日真反共的阴谋,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南洋英荷两属惠侨救乡会主席黄伯才,致国民党当局香翰屏的函中指出:“……再有一层,前次东团在陆丰被党部叶书记长所驱逐出境者,乃为吉隆坡队,系吉隆坡华侨子弟,如是更加证明先生所得密报毫无价值……”。同时,东团还在香港等地,举行招待社会人士座谈会等,揭露国民党不团结抗日的罪行,造成社会舆论。在国内,爱国民主人士邹韬奋等二十三人,在国民参议会发表强烈声明,力斥国民党顽固派倒行逆施,胡作非为。在国内外强大舆论压力下,国民党被迫放弃对东团的迫害。南洋侨团继续支援祖国抗战的伟大事业。

(四)

服务团坚持统战政策,与地下党密切配合,举办临时抗战中学,培养和造就了一批坚强的抗日骨干。

国民党陆丰县县长欧汝钧,他不管抗日,只知道勒索民众,大发国难才。他甚至要吞没东团的捐款,下令要东团的捐款交给国民党政府处理。服务团对此采取了统战的办法,利用原国民党十九路军爱国将领翁飞腾的关系,把捐款转移到邻县惠来葵潭,创办了一所战时中学——三民中学。

这所学校名义上是中学,实则是培养抗日骨干的训练班。一百多名学生大部分是海陆丰青抗会的会员。校长是东团第二团副团长吴棣任。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郑重与刘廷光会商,决定派县工委郭坚到该校任教员,秘密负责该校党支部书记。聘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东团成员郑邦英为该校顾问,并通过他拨出东团捐款一千元,作为学校的经费。

三民中学采用延安抗大的教学摸式,生活上实行军事化,教职员生活相当刻苦。每月按东团团员待遇毫券1 2元,工作则常常熬到深夜。教学内容以毛主席“论持久战”,朱德“论游击战争”、“哲学讲话”等,课外活动经常组织学生到陆丰县的龙潭、古寨、双坑等村庄,对农民进行抗日救国的宣传教育。学生通过学习、锻炼,更进一步提高了爱国情绪,树立中华民族不可欺的坚定信念。这些骨干后来大部分成为海陆丰革命工作的领导者。

陆丰参加学习的进步青年有:曾毓识、杨庭开、范作谋、巍粦玉、李德球、庄歧洲、陈编、林文彬、柯宗安、陈鹤年、陈汉彬、戴××等等。他们在学习期间表现突出者,有庄歧洲等七人,被吸收为中共党员。

由于国民党惠来县当局害怕这所学校的某党活动,当局以学校设备不齐全为借口,强行将该校解散,办不上半年的这所临时中学停办了,师生便分赴各个新的战斗岗位,继续为抗日救亡运动做贡献。

(五)

服务团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为了祖国的尊严,英勇战斗,不怕牺牲,有的贡献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创造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海外侨胞爱国爱乡的热忱,把生死置之于度外的精神,激发了陆丰人民的抗日斗志。陆丰县在抗日战争中牺牲了廿多位烈士。影响较大的有海陆丰旅港回乡服务团副团长朱荣。他是一九三八年春从南洋槟榔屿,带领旅港同胞四十多人,回到海陆丰。他到陆丰后,一面以服务团的公开身份,向国民党当局宣传抗日,一面与陆丰过去的老同志秘密接头,筹划重建党的组织。为了打开抗日的局面,他带头深入城郊农村,组织青年学生开展抗日宣传,组织抗日民众武装。当他到河口小学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时,被反动地主枪杀。针对这起无耻的罪行,服务团向各界宣布了国民党与反动地主狼狈为奸,枪杀抗日的爱国侨胞的事实,激起了公众舆论。另方面,服务团透过这次教训,用实际行动来继承先烈遗志,更加积极地、稳蔽地进行公开与秘密的活动。服务团为了掌握武装,派团员林瑞等三人到湖东镇上田山,教育原新四军被国民党缴枪后回家乡当土匪的黄良、蔡标,动员他们抗日,经过说服,他们同意一致抗日,于是成立了“陆丰县人民自动抗日救国军”。这支三十多人枪的抗日武装,在陆丰县东南一带活动不久,国民党当局发觉这支队伍与服务团有联系,马上调军队围攻上田山,队伍被打散,林瑞等脱险,碾转到钟超武的常备队,教育官兵一致抗日。嗣后,因部队给养无着,部队解散,林瑞等又回到陆丰农村,组织农民更寮武装,继续为抗日积蓄武装力量。

随着抗战发展相持阶段,各种抗战团体纷纷组成工作队。广东省民众抗日统率委员工作团陆丰工作队,其队员李振雄是陆丰县大安镇人,他随队回到陆丰后,到海丰县联系组织“海陆惠三县抗日游击队”,被国民党特务跟踪逮捕,一九四0年七月牺牲于韶关监狱。

曾在服务团举办的三民中学学习的陈编,后来参加东江纵队。东纵组织小分队挺进增城敌后,他被任命为增、从、番三县沦陷区县工委宣传委员兼南区区委书记,他与日寇周旋中牺牲于大同圩山岗上。

无数华侨、港澳同胞对中华民族所作出的贡献,将载入史册,流传千古。

服务团在陆丰县的历史地位是重要的,她的作用是巨大的。她所造就的抗日骨干,后来大多数成为解放战争的领导者,为陆丰县党的建设和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分享到:

QR:抗日时期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在陆丰的情况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