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六期

表哥脱贫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10-22 16:41:05 阅读:1,904字体: | |

◎陈树龙

这次见到阔别二十多年的表哥之后,我心里不是滋味,非得帮表哥脱贫不可。

表哥两口子死守那份地挣不了几个钱,要多开渠道才行。村口的小卖部生意不错,表哥也可以开一间啊。

临走之前,我找表哥谈这事。表哥说没本钱,且自己没做过生意。我说不用怕,本钱我可以先垫上,不会做可以慢慢学嘛。表哥在我的说动下同意了。我掏出三百块钱给他,说,你先凑一凑,我再寄三千块过来。

过了一个月,表哥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小卖部开张了,现在是在镇上的批发部给我打电话,叫我有空回去看看。我心里高兴,这是脱贫的开始。

表哥又给我打了电话,说生意挺好的,那一家的东西比他的贵。他说有事可以通过这个批发部的电话找他。我心里更高兴,看来开小卖部脱贫的思路是对的。

一天,老婆清理一些旧衣服出来,两套西装还挺新的,只因我胖了穿不上,我把它给表哥寄去。我拨通了批发部的电话。批发部说,估计过几天表哥会来,那一家小卖部降价了,竞争激烈啊。

过几天,表哥在批发部给我来电,说衣服收到了,挺合身的。我笑着说,一套原价可要一千多块呢。表哥说,最近村长找他,说是大家不要互相竞争,互抢生意。我说,做人要讲究诚信。表哥诺诺连声。

表哥再来电话,连“资金周转不过来”也会说了,要我再寄两千元支援,看来生意红红火火,不仅脱贫,有可能致富了。我马上寄钱过去。

一天,我正在开会,一个陌生电话响个几次,没接。我回打过去的时候,那边说是公共电话,人走了。我问了模样,估计是表哥。我打电话给批发部,批发部说,表哥好久没来出货了,听表哥说,村长连续找他说了好几次话,好像是村长跟他过不去。有人说,表哥发了,一千多块的西装好几套呢。我说,能不能帮我找表哥。他说,一来一回要一个多小时,明天吧。放下电话,我笑出声来,表哥发了!表哥脱贫了!

表哥来电话了,几乎带着哭的声音,说是前天村长带人把小卖部封掉了,把东西搬走了,还要罚款两千元,三天内交齐,要不抓人。表弟能不能再寄两千元过来救人啊?我说,怎么会这样呢?这个村长啊,有意在整你,明显帮那个小卖部。那一家是村长的亲戚吧?表哥说,是。这就对了!看到表哥先脱贫致富了,眼红!我觉得我必须亲自找村长评评理,于是我说,我自己带钱过去。表哥说,不用不用,你不用过来。过来费用大。

我还是过去了,在村口碰到了村长,村长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你来了就好,听说上次你寄了两千块给你表哥还债,这次他好像又找你要钱去了。

我莫名其妙,什么还债?表哥不是脱贫了吗?

村长说,表哥经营小卖部亏本,就在小卖部聚众赌博。村长多次劝告无效,前几天公安把小卖部给封了。而今表哥负债累累。

我简直不敢相信。村长说,你表哥不是做生意的料!我无法面对这个被欺骗的事实,我转身想走。村长说,你还是去劝劝他们两口子吧。

到了表哥家里,表哥不在家,表嫂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着经营小卖部的辛酸。我对表嫂说,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种地吧!是我害了你们!

 


分享到:

QR:表哥脱贫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