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郁金香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8-17 17:35:27 阅读:1,404字体: | |

林传名

1

高二结束的暑假,尹伊家买了新房子,在这个县级市里头算是高档的小区里。新房子坐北朝南。南面对着一个小花园,有人工湖,有木板小桥,有凉亭,有健康路,这让尹伊感觉到整个小区都有被疼爱的味道,使住客心灵都能获得了宁静。

开学时,尹伊转到了这个县级市里面最有名的中学,其名叫做虎水中学。

高三转学是冒险的,巨大的升学压力让人没有功夫再去熟悉新的朋友,但因生性就很低调,不善言谈,所以尹伊感到过于孤独。母亲为了让他好好学习,在“红荔花园”旁边的爱玛电动车行买了一辆爱玛电动车送给他。

每天开着高性能的电动车,从家到学校两点一线,波澜不惊。

高三的日子枯燥单调,人就跟行尸走肉似的。

每天六点钟就迷迷糊糊地起床,在高档小区转角的小卖部里买了两个包、一杯豆浆,囫囵吞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像是完成共产党交给的政治任务一样。

到了虎水中学,寄好车,冲进教室里晨读,上课。中午又骑车回家吃饭与午睡。一个半钟头之后,又回学校,又午练,又上课。傍晚,又骑车回到家吃晚餐,吃完又回校晚修,一直到十点半。累意朦胧。

夜晚总让尹伊觉得丧气,坐在爬虎阁的六楼教室里,大家都埋头苦干,静悄悄的,静得害怕,静得发慌。他就跟生活在一个墓地里没有两样。其实,他的教室旁边就是一座烈士陵园。

好几周之后,尹伊的萎靡状态才被打破。她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姑娘,穿着校服,不长不短,不紧不松,非常合身,亭亭玉立。

她家就住在尹伊家对面的楼里,就隔着一个小花园罢了。从他家的阳台看过去可以看见她朝北的房间里挂着的粉红色的窗帘。每天早上和中午,都能看到她也是骑着爱玛电动车回来的。

关于她的事情,他每天知道多一些:她跟他同一个年级,是理 18 班的,教室在同一层楼面的。

他在理 16 班,每天借故去上厕所,经过她的班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瞄她几眼。女生真是奇怪,大多数上厕所还要跟三两好友手挽手,她倒不是,她总是一个人。尹伊觉得自己反常,功课忙得来不及做,考卷多得堆起来。每天的试卷就像雪花一样,到处飘落下来。可怎么就有功夫关心她的一举一动呢?也许是她太耀眼了吧。

她是个标准的美女。

你知道每一个学校都有校花级的姑娘,梦妍就是。就不要费心去形容她的相貌了,就是美啊,眼睛大,却不空洞,皮肤白,却不病态,脸庞小,却不尖刻,还有,还有饱满的双唇,光洁的额头,纤细的腰身,轻盈的体态。当然光这些还不够的,校花还有一种气场,就是即便她不开口也不会默默无闻。

梦妍在虎水中学很有名,名副其实的校花。纵使尹伊对学习以外的事情一向不感兴趣,也不会不知道梦妍。她的美貌引出许多坊间传闻,多半是对她正面形象抹黑的。但尹伊觉得那些都不太可信。每天呈现在他面前那个活生生的梦妍就显得越可爱。

她的确有不少男朋友,晚间或者中午,都有不同的男孩子载她回到高档小区里。那些送她回来的男生都有一个共同点,有钱。这是班里的八卦女生说的,他们都表现出自己对梦妍的轻蔑。虽然表面看起来,梦妍对任何人都很温柔,其实她身边的男生都是经过自己精心挑选的,总有一天男生们会了解她的庐山真面目的。哼!

尹伊不想从女生那里得到什么真知灼见。他觉得她很无辜,这些人为什么这样伤害她呢?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注意梦妍已经很久了。

他多么渴望能够跟她做伴,早上可以载她去上学。中午,可以接她回来,下午再一起去上学。每次,看到男生载她回来的时候,自己就有一股无名业火往上升,一口气跑到了顶楼。可是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呢?梦妍连他这样一个人都不认识呀。

2

有那么一阵子,梦妍都是自己独来独往了。大概是跟男朋友分手了。尹伊有些快意,又有些替她担心,分手她一定很伤心吧。

又一次放学回家,他刻意在她的停车位置站一会,看一下她的神情。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笑意。清澈得像一滴水珠。尹伊很想捕捉到梦妍的忧郁,虽然这个忧郁不是因为他而起,但会使梦妍更加接近一个完整的人。

尹伊失败了,人家根本没有不快乐。

有一次,梦妍放学回家。在转进小区的路上摔倒了。人和车一起倒下了。尹伊停下车,把她的车扶起来。梦妍这才能勉强地爬起来,她揉一揉膝盖,直直看了一眼尹伊,痛苦得简直要哭出来。他搀扶着她。

这就算认识了?不,其实他认识她已经很久了。

那是十一月的某天中午,阳光晒在脸上,整个世界都是亮堂堂的。

只要有耐心,他的渴望一定会实现的。就像他有条不紊地实施学习计划一样,最后都会换来好成绩的。

上下学时,尹伊都会刻意骑着电动车跟在她的后面,在梦妍后面跟她做伴。一起进入地下停车场,停好车,乘坐电梯,他进入一栋 A 座,她进五栋 B座。尹伊没有提出去她家里坐一会儿,她也没有邀请。其实,女孩子一定不会邀请他的啦。他认为不要操之过急,一下子要求太多,慢慢进程让他感到踏实而不是做梦。

梦妍话不多,就爱笑,不知道哪儿有那么多的乐事。尹伊天生就口拙,现在感到压力很大,如果无话可讲,会不会让梦妍觉得自己很无趣呢?于是他就背一背海子的诗歌代替沉默。梦妍一直都在笑,兴许梦妍就是在笑他傻帽。笑他一副“五四文学青年”的样子。

下晚修的时候,尹伊感觉到饿了。但他有着严格的自制力,从小养成九点之后,就再也不进食的习惯。他还打算,到了中年以后,七点之后,就不进食了。梦妍就不一样,经过人民路,人民路的麦当劳飘出来的油香在叫她的魂魄呢?天气渐渐变冷了,穿着单薄的校服,饥寒交迫挺可怜的。尹伊就顺路买一袋鸡排给她,她兴高采烈地坐在麦当劳门口的电动车上吃得津津有味。一点也不羞涩,一点儿都不为身材发胖,身材走样而担心。她微笑着对尹伊,“来一口吧,很好吃哦?”尹伊摇摇头,深情地看着她。

吃完以后,他俩一前一后,开着电动车回去了。嘻嘻哈哈。瞬间,忘记了高三学习的乏味与疲惫。

这是和谐得一塌糊涂。

3

可这一天不可避免地一定会到来的,不是么?梦妍还是有了新的男朋友。

尹伊每天早早地起床吃完早餐,到地下停车场等她。可是,她已经坐上一位长得高高瘦瘦男孩子的车上了。尹伊看着那个男孩子,百感交集。没有什么了不起,他心想,你也早晚是浮云的。这个男孩子和梦妍以前的男朋友不一样。他并不死活要跟他时时黏在一起。这样一来,反而让梦妍很牵挂他。尹伊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但她照样吃他从人民路的麦当劳买给她的炸鸡腿。依旧嘻嘻哈哈,其实,有些已经在慢慢地发生变化了。只不过各自都不知道罢了。

星期天,高三不用补课,这是尹伊的感情休整期。因为平时每天都要花心思去想怎么让梦妍在短暂的旅途中过得高兴,他的神经总是绷着很紧。只有在这一天,自己可以在阳台里弄一下花花草草,在客厅里看两眼 NBA,做回原来那个内心沉静的男孩。

十月份,考完全市统考,为了纪念自己和梦妍的正式建交,他种了一排郁金香。那些鳞茎包裹在坚硬的外壳里,很难从外表里推测出它们究竟会开什么颜色的花儿。如果栽培成功的话,明年开春就能开花。比起那些在花店里买来的朝生夕死的无根植物,他的礼物更能体现自己心意得多。

忽然,在楼下传来一阵阵熟悉而爽朗的笑声。原来梦妍和那个高瘦男生一起要出去了,手拉着手。

尹伊下意识踢掉了脚下的洒水器,没有心思浇花了。鬼使神差跟着他们出去了。他们俩开着爱玛电动车,抱着腰身,就像《薰衣草》那个情景一样。尹伊也跨上自己的电动车,尾随而去。

经过烈士陵园的门口,被几个在那里跳街舞的同学吸引住了。梦妍跳下车来,看他们在玩街舞。一个技术不太过关的同学,忽然之间,身体失去了重心,摔倒了。她笑得抱紧肚子。尹伊觉得此刻的自己还不如那个街舞的陌生同学来得幸运呢。

他们进了“金华来”商场。男友大概带她来买化妆品。但是没有一个她喜欢的。因为她的皮肤不需要美白,更不需要补水。梦妍嘟着嘴捶了他一拳棉花,给了一个葱白眼。男生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梦妍笑得一片阳光。

梦妍拉着男生上了 2 楼,拿着一堆衣服在她的身上比来比去,歪着脑袋征求男生的意见。男生每一件都摇头。最后,试一下情侣装,两个人似乎感觉很满意,很喜欢。在镜子前摆了一个“V”的手型。

他们拎着袋子走出了金华来商场。梦妍拍着肚子,大概再喊肚子饿了。然后骑着车来到了人民路的“黎巴堡”这家中西餐厅停下来。梦妍摇摇头,不喜欢在这样正式的地方吃东西。太煽情了。

他们又骑车回到了“东风一条街”,尹伊想:“她就爱吃那些垃圾食品。”梦妍乐颠颠地在麻辣烫的摊子上挑选食材,专注得好像生来就为做这件事似的。

两个人吃得汗涔涔,梦妍拿纸巾给男生擦汗。尹伊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捏了一把,几乎要窒息。

饭毕,他们骑着车进了启恩中学。男生大概早就约好了朋友,跟一群人招呼着进入篮球场。梦妍就安安静静坐在球场边上看他们打球。午后的阳光在她的长发上镀了一层耀眼的金,脸却背着光的阴影中有种凝神的雕塑美。

尹伊好像自己打了篮球似的浑身疲惫,忘记了空着肚子还没有吃午饭呢。他飞快地骑着电动车,像要把最后的力气也用光,骑他个永无尽头,骑他个筋疲力尽,好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算了。活着没有意思。

可他还是忍不住趴在阳台上往下看,看那个高瘦的男生把她送回家,看他轻轻地吻了她的脸颊。路灯昏暗,一种浓浓的悲凉像冷风一样袭来,灌进他的四肢百骸,他真是莫名的孤独,内心极度凄凉。

4

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高高瘦瘦的男生换成了戴眼镜的男生。过完寒假,戴眼镜的男生又换成了背吉他的男生了。

梦妍仿佛没有时间难过,因为她有着长长的队伍,总是有人不断地在排队等候跟她约会,争先恐后地献上衣服、香水、化妆品,还有……尹伊的鸡腿和鸡排。她丝毫没有觉得不妥,大家的讨好,在她看来是天经地义的,再正常不过的。

就要高考了,尹伊还是把自己塞进解析几何,塞进函数,塞进有机化学,塞进动量守恒里为妙吧。他喜欢科学世界的井井有条,那里的问题只要用心就一定能摸索出规律,一一攻破。他要把自己的身体搞累,躺在床上马上入睡,梦都不做一个,这样他就不用心累地去想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时间已经到了六月初的一个晚上了,晚修修完了。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大雨。他看她在虎水中学的门口站着,孤零零的,可怜兮兮。尹伊心一软,把自己一把伞给了她。此时,他很想揉一揉她的长发,终究还是忍住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很想告诉她,阳台上的那些郁金香相继开来了,有红又白又黄,都是脱离现实之美。每种颜色的郁金香都代表了不同含义的爱的告白。尽管他想把姿态最好的一朵送给她,但他又不愿意,因为郁金香的话语是“单恋”。算了,让它自己凋零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5

毕业的暑假特别长,也特别无聊。一下子松了劲的高三生,生活都没规律起来,日夜颠倒。尹伊很多次眺望着梦妍的行踪,都扑了空。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阳台上,不是读书,写诗,而是思考关于爱情的问题。

春暖花开的日子,鸟叫也是绿的。

需要多少历练才能丰厚生命的质地?

需要多少祭品才能赎回洁净的时光?

多少人还在行走?多少人已经无法回头了。

郁金香,在下一个春天还能开吗?


分享到:

QR:郁金香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