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荆棘鸟的绝唱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8-17 17:26:55 阅读:3,073字体: | |

蔡海燕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棘刺上,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

麦卡洛写在《荆棘鸟》题记的这段话在一个多世纪以来不知道被多少读者引颂。但是相信谁也不会觉得厌倦,再看再听,依旧刺痛心扉,就像那一枝荆棘刺进了你的胸膛,等待着你的绝唱。这个浪漫而悲壮的传说,渲染了这部小说的悲剧色彩。

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从 20 世纪初叶到半个多世纪后的 60 年代末 70 年代初的澳大利亚广阔恢宏的画面,优雅地带你去看羊群、教堂,娓娓描述克利里家族传奇式的家世历史,塑造克利里家族成员在与命运斗争中的爱恨情仇。

梅吉正是以她温顺的一生,执着地唱着一支爱的悲歌,她说自己像孩子想要月亮一样,爱着一个不能得到的男人,经历人生坎坷、尝尽人间冷暖而无怨无悔。

悲剧源于 10 岁的梅吉爱上了 28 岁的拉尔夫神父,拉尔夫初见 10 岁的梅吉就发觉这个腼腆的女孩触动了他内心柔软的深处“,这种感觉,甚至上帝都不能给。”但是他不能放弃自己的前途和地位,虽然他有能力保护梅吉,但是他未能把自己留给梅吉,他想要的是教堂、教主,拉尔夫对麦吉的爱与伤害,贯穿了梅吉的一生。既然得不到拉尔夫,那么她就生下了拉尔夫的孩子戴恩,把他当作拉尔夫生命一部分那样深爱着,可是最终上帝还是带走了她最后的慰藉。当梅吉和拉尔夫的儿子戴恩死后,年老的梅吉最后的爱情憧憬破碎一地,她悲痛地告诉拉尔夫———死去的戴恩就是你的儿子!

拉尔夫老泪纵横,他再次和梅吉回味荆棘鸟的传说,他悔恨、嘲笑自己,他伏在梅吉的肩膀上遗憾又满足地死去,他明白了为什么梅吉穷尽一生都要与上帝作斗争,因为她不顾一切,因为她一直有爱,她要从上帝那里得到拉尔夫、戴恩,她不相信上帝会因为男人爱女人而把他拒之天堂之外!

梅吉和拉尔夫一次次地相遇、相知、分别,都令梅吉痛彻心扉,爱愈深痛愈深,麦吉,从单纯天真的小女孩到饱经岁月风霜的女人,从对拉尔夫懵懂依恋到对拉尔夫无望地苦恋,她依旧孤独坚定地守候,她经历沉痛而残酷的挣扎,但她依旧是挺过去了,并且把她的爱一直留给拉尔夫。她对拉尔夫的爱情,是超越尘世的爱情,不求欢愉也不求结局。在麦吉飘摇悲惨的一生中,寄托了整本书的灵魂所在———坚定、执着、不顾一切,即使痛也要爱着,即使受伤也要孤独地走下去。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般绚丽,死如秋叶般静美。这种意境也像荆棘鸟的故事:一生只唱一次,哪怕以生命来唱响也无怨无悔。梅吉就是一只荆棘鸟,只是为了守住那渺茫的爱情中曾经微弱的光芒,她选择了把荆棘刺进自己的胸膛,看着自己汩汩流血,依旧孤独、坚强地唱着爱之歌,她的灵魂遵循着荆棘鸟的法则:痛得愈深,也就爱得愈沉。


分享到:

QR:荆棘鸟的绝唱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