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赏梅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8-17 17:04:07 阅读:1,816字体: | |

郑木恭

陆河的青梅驰名中外,每年农历十二月梅花盛开时,就有游客慕名而来陆河观赏梅花。然而,梅花在我心中不占一席之地,似乎离我太远,除平时在书画中见到的梅花外,从未见过任何实物,也从不敢奢望会有一天能轻易地亲睹它的芳容。

几周前,爱人多次提及准备到陆河赏梅一事,由于多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近来,从一个忙碌的单位调到一个上班时间正常的单位后,便有了这份赏梅的闲情雅致。

2015 年1月17日,天高清爽,暖日压寒意,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这样的好天气最宜赏梅。我和爱人坐上同事驾驶的小车,奔驰于陆伍公路上,赏尽一路山川秀色,约摸过 1 个小时,就到达了陆河县城。初入陆河,一切皆陌生,边走边问,询问中得知陆河赏梅的最佳去处是东坑镇共光村梅园。

车辆行驶至东坑大桥后从桥头左侧拐入,就进入了东坑镇路段。从桥头循着行驶方向望去,前方的行车像一条从头望不到尾的黑色长龙,车辆只得缓慢前行,我心里开始发毛,按此车速,不知何时才能达到梅园?我们只能一边似有心似无心地等待,一边透过车窗欣赏沿途风光。当车辆进入竹园村后,爱人对此处的景色赞不绝口,仿佛来到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村,村道两旁小沟清水见底,缓缓流淌,巷道一尘不染,楼房四周绿树环绕,道路两侧连同楼房门前都种上青梅,从车窗伸出手可以亲密触摸梅花,不远处的群山都披上绿色盛装,在画家笔下应是一幅绝美风景画。

由于行人行车络绎不绝,有拖儿带女而来的,有成群结伴而来的。当行驶至竹园小学路段的小桥后,车辆遇堵,无法行驶,只能将车停靠在公路边。听从梅园游玩回来后的游客说,从竹园小学到梅园还有 5 公里的路程,步行至少需要一个小时,为不虚此行,我和爱人下车后,就干脆欣赏小桥边的梅花,她说出了一句颇有哲理性的话:“只要心中有景,处处皆是景。”小桥两边梅花绽开了它的灿烂笑容,似乎在迎接远道而来的游客,游客忙端起手机或相机靠近梅花进行近景拍照。我和爱人进入桥边的一片梅林后,她像 70 年代的小孩般拾到海边五彩斑斓的贝壳一样兴高采烈,此时的青梅叶子早已脱落,枝头缀满了白色的小花朵,成片的梅花宛若阳光下的朵朵白云,洁白透亮,游客进入梅林后仿佛在云层中穿梭,梅花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扑鼻而来,直沁心脾,爱人迷上眼睛,用手扶住梅枝,靠近花朵嗅了起来,从其享受的样子可以想象那淡香是多么令人沉醉。我们虽未能抵达梅园,但见微知著,从桥边的梅林大致就可以推测梅园的规模与气势了。

游兴正浓时,我突然看到了一位年轻母亲牵着一个约摸七八岁的小孩,匆匆走近梅花,年轻的母亲左右环顾,趁游客不注意时,伸手折下数枝梅花,数枝梅花瞬间脱离母体,从此凋零。我十分惊愕于她的举动,我想,正因为有极少数游客的残爱,才对它造成了永久的伤害。在此期间,我还看到了一些小车内摆放着刚折下的梅花枝,不知梅花在哭泣否?这时,如果可能,我愿意在梅花枝旁写上“我也有生命,如爱我请别伤害我”的温馨提示语。假如我是梅林主人,我会竭尽所能守护它的完美。

自幼以来,我一直被古诗词所迷惑,“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等诗句。还有古人把梅、竹、松称之为“岁寒三友”,好像离开雪和寒冷,梅花变得孤单了。当我来到陆河后,就隐约地感觉到梅花与雪和寒冷根本不沾边。在这里,一年四季没有明显界限,既没有下雪也很少历经严寒。在北方,冬天是万物萧条的季节,唯梅花独秀,但在陆河却万物竞长,仿佛来到了初夏江南。这样的气候,也能出现了漫山遍野的梅花,且在它的周围,青草绿树,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仿佛都为梅花而生,在梅花点缀下,大自然洋溢着蓬勃发展的生机活力,以前的想法真是孤陋寡闻,梅花即使不历经寒霜冷雪,也依然清香四溢,繁花满枝头。

时过晌午,我们又按原路线返回,半途中,公路边有数间专门经营陆河青梅特产店,青梅加工后有奇味梅、纤体梅、可可香梅、酥香梅等,我们选择一间后,特意选购了几样食品,尝之清甜可口,酸中带甜,乃饯料佳品,这使我对陆河青梅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分享到:

QR:赏梅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