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静默的石桥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8-17 17:01:02 阅读:1,063字体: | |

温水义

石桥,在江南居多。她或在村落人家旁,或也在古镇深巷口;或在依依杨柳间,或也在清风明月下;或在郊野苇丛边,或也在青山涧溪上。总之,一处简简单单的点缀就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画。而碣石,地处沿海,溪流甚少,石桥自是难以遇见。

某天与友人聊起这一话题时,他说:“在碣石,其实也有一座石桥,而且是碣石的八景之一。”友人所说的“碣石八景”之一,实际上是相传的《碣石八景诗》中所指的“石桥半渡遇神仙”一句中的“石桥”。然而,翻阅了许多资料,也曾咨询过许多当地人,“石桥半渡”究竟在哪里,已经没有人讲得清楚了,也许她早就被汹涌的大海淹没在波涛之下了。可是,友人却坚持说他见过石桥,也说有人把这座石桥称之为“二十四洲桥”。这让我一下子来了兴趣,因为我联想到了唐代诗人杜牧寄友人的《寄扬州韩绰判官》中的诗句:“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而名字相似的碣石的二十四洲石桥也会有这样的旖旎风光和诗情画意吗?

于是,当天下午,天气晴好,我便与友人驱车前往石桥。从碣石镇区出发,顺着沿海公路西行不足5 公里,在桂林村西边的一个转角便到了。下车走近,绕过了杂草,才发现这是一座非常简陋的石桥,共有 13 孔,全长不到 30 米,没有江南水乡石桥的婀娜多姿,也没有黔渝山涧风雨廊桥的大气磅礴。她只是简单地铺架在溪水之上,连接着溪流两岸,简单得似乎只是作为一个可以通行的交通工具而已,没有任何的弯曲与叠加,也不作任何的点缀与装饰。

桥面用五块青石板并列铺成,但石板大小均匀,光滑细腻,若不是历经漫长岁月的漂洗,人工无论怎样也打磨不出如此动人的纹理。桥墩暗黄,土色灰褐,杂草却郁郁葱葱,在微风中频频摇动,与静默的石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给石桥带来了生机与灵动。桥下是潺潺流水,这水流是从镇区内排出的,说不上清澈,却也不算混浊,缓缓流淌,最终并入了远处的大海。桥身的南面是一道长长的堤坝,堤坝的旁边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北面则是碧瓦飞甍、雄伟宏丽的广福寺寺庙。

桥头树立了大小两个石碑,新旧程度有别,碑上均写着“广福桥”三字,但其一大碑上另写有“鸿昭天后圣母降乩重新建石桥”字样。后来查寻资料时,发现在清《陆丰县志》中曾有相关文字记载:“广福木桥,共二十余洲,在碣石桂林乡后。”也许,今天我们所见的广福石桥,已经不是古官道上的那座二十四洲桥了。但是这又有何妨呢,我们今天是应景而来,并不在于考究她的历史典故。何况那些斑驳的桥墩、光滑的石板、暗灰的夯土无一不在昭示着多年风雨的沧桑,这足以让我们涌起对这座石桥无尽的追念与感怀了。在这座石桥上曾有多少步履匆匆的脚印?这石桥曾见证了多少迎来送往的悲欢与离合?这石桥在那个交通落后的年代里曾起着怎样重要的作用?……而今,她终于被人们遗忘了,或者也被抛弃了,她的身上很少再响起人们的脚步声了。于是,她没有申辩,没有挣扎,而是选择了安详,选择了静默。她静静地站在这里,与昆虫为伍,与青草做伴,渐渐地成为了这里不再那么起眼的一处风景了。

傍晚时分,将要落山的太阳,红通通的,垂挂在天边,点缀着这一静谧与幽远的画面。石桥再也没有了当年的风姿绰约,而更像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妇人,在历经百年风雨后变得沉稳、安详。曾有过的辉煌,曾有过的离合悲欢都已过眼云烟,你静默的姿态在历史长河中已成为了被人们淡忘的一角。是的,你逃脱不过时光的摧残,你挣扎不了时代的改变。石桥哟,你是被时代所遗弃的不幸者。因为在离你的不远处,早就有了一座雄伟坚固的钢筋混凝土桥,而你身旁也正是呼啸而过的平坦顺畅的沿海公路。那些曾经在你身上走过风雨、走过晴天的人们已经老去了,如今你这斑驳残败的身躯又怎么能勾引起忙忙碌碌的年轻一代人的驻足欣赏?又有几人能为你的颓态苍颜而感怀神伤?光景如梳,岁月刀刀催人老,在时代滚滚前行的车轮中,正在改变的,或正在消逝的,又何止石桥一种呢?

静默的石桥就这样安详地站在历史的角落里,继续经历着清风明月,或者暴风骤雨,或者艳阳高照,静静地把自己站成了风景,交于世人怀古,或者伤今,但这些你都似乎不再关心。或许某一天,你真的就选择了离去,消逝在人们的视线里,或者记忆中。


分享到:

QR:静默的石桥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