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告别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8-17 16:57:10 阅读:1,632字体: | |

杨舒

记忆中的他都是笑容满面的模样,生活的磨难对他来说好像永远不值一提。他会缓缓地点上一根烟,微笑着对你点点头。

因为他乐观的心态,我总觉得八十岁的他还很年轻。

投身教育事业四十多年的他,是颇受人尊敬的颜校长,记得小时候我跟着颜校长去学校,学生上课,他去巡堂,看到学生不吵不闹认真听课,他也是满意地点点头。听闻哪个他教过的学生有了哪些成就,更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退休之后他一直照顾着病中的阿嬷,用无微不至的关怀陪着她走到了最后。阿嬷走的时候,他还跟我们说,觉得阿嬷变得更漂亮了。

清闲下来的这几年,我们都担心他没有事情做会难以消磨时光。他却自己找到乐趣,像小孩一样开始提笔学画画,练书法。两三年下来,他日渐成熟的手法和越来越精致的画作无不让人赞叹。

两个月前他的身体状况开始变差,我说要帮他把书画印成书,他把画都拿出来让我拍,觉得书法作品太少又进书房重新拿起笔,想写“宁静致远”四个字,颤抖的双手却已无法支持他完成,但我想,他其实已经用自己的一生,告诉了我们“宁静致远”这个道理。

我多么骄傲有这样的阿公。

弥留之际,难得清醒时,他在送我的书写上几个字,艰难地写完,说有点歪。有几个字我看不懂,但是已不忍心问他,听不懂的话也不敢问他,怕他说不清楚,更觉得难过。听得清的只言片语,是他握着我的手,说他高兴,说学画画好,祝我成功。还不忘叮嘱我工作要认真。

谢谢您让一切都来得及。

谢谢您等着拖拖拉拉的,等我把您的书编好,等慢慢的快递送到您手里,等出门在外的我们一个一个抽空回去见到您最后一面,等所有的话说完所有事情都做完,才安详地离开。

您说归去是必然,叫我们不要太难过。

我知道您一定希望我们笑着和您告别,所以您要是看到我们哭,也千万不要难过。我相信您和阿嬷一定是去了好处。我们会听你的话,好好学,好好工作,您请一定放心地走,漫漫长路有阿嬷做伴,但愿您此刻不再疼痛。


分享到:

QR:告别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