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春天,是一个失误(外三首)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8-17 16:56:31 阅读:871字体: | |

陈建深

这样的表述和今天的天气一样

都是不合理的

不合理的事物只能存在于我的诗行中

是谁说过存在便是合理的

所以,我暂时允许

一个冬天的病句

从另一个冬天中进入

 

用手抚慰黑色的时空慢慢前行

告别在南方游荡的夏天

在一个恋爱的公园里

看另一朵枯萎的花朵

看所有的沉默,都在沉默的上面

结成僵不可破的冰

 

指向心灵深处的不仅仅是

灯火,流水的声音

还有你的笑脸

生命的念珠有你的抚摸才显得饱满

只要靠近梦想

就好像有光芒

 

错过了春天

如果花朵会在秋荒冬殒的余烬里开放

我的种子也会复苏

在血泥里长成坚实的禾草

面朝的不是大海

还会春暖花开么?

 

如果再次开花

我定会选择最浓的风向

站起来忘记掌声和媚笑

消灭陌生的温室里

养着各种苟且偷生的意念

 

冬天,我鼻子塞了一边

这个冬天

害了一场不合时宜的病

春天呼吸道感染

我塞了一边鼻子

开始对这个世界不闻不问

日子像多年失收的斑驳城墙

蔚蓝的居所盛满失火的花穗

我只能用眼睛解读

我要找出一批闪烁金属光泽词语

来揉碎我自己

来明媚这个世界

 

远方,群山像夕阳一样下坠

坟地上的蟋蟀也像狗一样的伏着

虔诚地等待我慢慢慢慢老去

一只嗜血的鹰,松开光明的爪

撒下荒芜和遍地黑暗

一群归巢的鸟,它们暗敛的翅膀

将黑夜的露水和星光收藏

我正成为一扇门

复归着自己的慈悲与勇敢

从另一个不被堵塞的鼻孔

艰难地进进出出

 

世界开始向左或者向右倾斜

需要把你重重地安放在心中

我才不会在季节的风口浪尖摇晃

深夜的啜泣嘶鸣像飞出的石子

结结实实地打痛了我的美梦

这个冬天

我必须用呼吸把你融进我的血液里

如果我脸上还悬一滴清泪

那便是思念你的大海

 

故乡

写下故乡,写下不可避免的伤痛

一盏灯从夜色中跳出来,岁月也跳了出来

看到自己来不及长大的童年

以及,在巷口走失多年的童谣

乡亲们的关节炎、偏头疼和类风湿

在歉收时节破土而出,饱满成长

淹没了庄稼

 

那个大雨滂沱的夏夜

蝉鸣歇息,不再歌唱幸福

爷爷内心悲伤的肺叶蓄满生活的怨气

于是在疾病的怀抱中平静地吐了几口血

吐尽生活的暗伤

轻松地睡去从此不再醒来

 

伙伴哪里去了

村头站满了一排排绰号

还有记忆中会唱歌的石头

陈年尘埃中的一个个幻影

阳光的碎片覆盖每个隐蔽的角落

使我陷入了自我言说的困境

 

为你而来

窗外,其实没有风景

大街,像一张挤满死鱼的网

我闻到腥味。整个城市在黑暗中嘎吱嘎吱

突然,心是一间空空的作坊

小镇,是唯一的一条河

我大口地吞下的是草木一秋

飞鸟被冻结在空中,白云泛滥

信仰发生在飘忽的风中

 

上个季节,我还拜访过

被秋天的劲风吹瘦的诗人

上个季节,我也迷失在丛林深处

被母兽的母性所感动

在一个沉寂而贫血的下垂的黄昏

上个季节,想起骊歌长成河边的青草

想起离别的笙箫洒成月光

 

愿意一生以审美的方式

活在爱和爱打出的死结里

不写苦难的诗歌

不呐喊不呻吟

请让我传给大地一阵疼痛

然后,在梦里看花朵在一个个单词里开放

选择一种坚实的持久的直叙方式

表达对你深深的眷恋


分享到:

QR:春天,是一个失误(外三首)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