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五期

参加抗日远征军的回忆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2-05 15:59:56 阅读:1,505字体: | |

◎陈炎通 口述 林子 记录整理

题记:陈炎通老人是少数仍健在的中国当年抗日远征军老战士之一。他1942年应征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编入新六军,浴血转战印度、缅甸。抗战胜利后,随军开赴南京、辽宁、吉林接收日军投降,后在国民党军队任卫生员。1948年辽沈战役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2年回国后复员回乡。以后大部分时间在家乡农村行医,广受群众选誉。

陈老是一系列重要历史事件的直接见证人、其经历和回忆,可为历史研究之资。

现已年迈力衰的陈炎通老人生活十分清苦,仅靠微薄补贴度日。

 

我叫陈炎通,又名陈东升,祖籍陆丰县东海镇竹仔围村,出生于民国甲子年(公元1924年)五月七日。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母亲拉扯我们兄弟四人过生活,家里很穷苦。后来大哥去过番,二哥三哥夭折了。

1942年,政府募集“新兵”抗击日寇,我应征入伍。新兵开始集中,先驻扎在陆丰县东海镇上围地主陈银添的祠堂里。当时我才十六七岁,但人很高大,体魄很好,体检时全部合格通过。三个月后部队开始出发,向东行军至揭阳,再向北进入山区,然后辗转开入广州。在广州住了几天,再用x光检查了身体,才乘坐火车到长沙。我那时年龄小,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刚开始听到火车轰隆隆的声音,很是害怕。人家跟我说这是火车,叫我不要怕。火车开始北上,一路盘山越岭。没有座位坐,人都挤在火车的仓橱里,两三天都没有饭吃、没有水喝,有人甚至喝尿解渴。到了长沙下车后,终于能吃上马铃薯煮五花肉。大家都抢着吃,好像一群饿鸡在抢谷子。我饿极了,一下子吃了七口壶。

离开长沙,我们又开赴贵州富顺。第三天早上起来,每人发一套新军服,还发了毛巾。看到很多军车停在西南角,很多百姓兴高采烈地走出来,提着篮子,里面放着鸡蛋、开水,摆在桌子上,上面插上国旗,甚是热闹。原来老百姓是来犒劳、欢送我们的,希望我们奋勇杀敌,早日得胜。

我们坐上汽车,走了一二天到达昆明。在昆明那边又继续检查完身体后,来到飞机场。看到很多飞机停在那边,我很害怕。这时,有人提着用铁桶装的牛奶和咖啡过来,每人发四个面包给我们。我比较能吃,就是五个面包我也能吃下去。吃完了之后,我们就上飞机。有些有生活经验的人哭了。我就问他怎么哭了。他说飞机这一去,不知要到哪里去,又不认得路,就是认得路,又不知怎么回来。飞机飞行在白云上面,像一条鱼在水里游。窗外云海茫茫,天很蓝,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飞机飞过一座大山,那里有三个山峰。有见识的人告诉我,那是喜马拉雅山。

飞机到了印度降落时,望下去茶园一垄一垄的很整齐。仓门打开,下了飞机,我们走到一座工厂旁边。很快地,就看到一些工人提着铁桶走出来,装着咖啡和牛奶。大家围拢上去喝,我也舀了一罐来喝,是甜的,很好喝,我连续喝了三罐。接着军车来了,大家都上车。到了一个军营,马上发给服装,原来发的新衣服统统扔掉。然后发放消毒水、肥皂、凡士林、毛巾等,叫我们去洗澡。洗澡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后面拿大竹板给找涂药水,前面涂一下,后面涂一下,大腿、臀部也涂,涂了后还要继续刷。洗完了又再洗。最后总算洗完了,毛巾都全部集中扔在一边。衣服也全部脱下来扔掉,只有邮票、笔、纸才可以留着。然后按照每人的身高,发给衣服、袜子,又发给口壶、汤匙、叉子、钢盔,还有毡子、蚊帐、床垫以及大皮包帆布袋和干粮袋。随后大家被带领到竹树林里,搭起绿色的帆布棚子。树林蚊子多,发两瓶驱蚊药,搽在身上,使蚊子蚂蚁都不敢接近。每一个班发一口锅、一只铲子,两支饭勺子,用来煮饭。想吃大米、猪肉、鱼等,自己可以自由去领。食物还有牛肉罐头、鱼罐头、荷兰豆罐头、梅汁、糖饼、咖啡、饼干,另有香烟、火柴,都可以领取。

大家就这样在那里洗刷、用餐、宿营。然后,我们就被带到尼都去了。到达之后,军长出来说话,说什么我听不大懂,就问老兵,老兵翻译给我听。军长说,你们这些同胞,这些青年人,鼻头都是有血的,目的就是为了中国打胜战:我们这些人在这边打不赢的话,全国的百姓包括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都要灭亡;人要长志气,要跟他们拼死,不能投降;?日本兵很凶残的,如果被日本兵包围了,他们不会俘虏你们,而是马上实施枪毙,后来师长、连长也来训话,说要把每个日本鬼子消灭干净;在富顺县那里,老百姓给你们送鸡蛋,面包烤包,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你们来杀日本鬼子,说你们这些青年人要跟他们拼命,一个人拼一个人,拼久了敌人就少了。教官在台上训话,我们就举手高呼回应。那时候我们只有十几二十岁,思想很单纯,听了教官讲课后,思想上变化很大,对日本人很仇恨,看到日本军只想杀掉他们。

不久就开始进行艰苦的训练,前后大概进行了十个月。教官要求我们认识全部的武器都要认。空地上披着油布,把枪械都摊在那里,教官手把手教你怎么打。教官说,在前方什么武器拿起来都要会用;负伤的时候,轻机枪拿起来可以打;如果敌人跑到坑里去,轻机打不了,用六零炮也可以打。有时候早上吃完饭之后,挑着午饭去训练场打靶。每人发子弹5颗,打完了就给你10颗甚至更多。轻机枪打了之后发生故障,要自己全部拆下来,然后再安装上去。还要练习蒙上眼睛拆装枪支。把枪拆成零件打散,一班人蒙着眼睛坐下来安装。我很快学会摸枪支零件来重新安装,哪件装在哪里,都要很准确;轻机枪的零件叫什么,都要能讲出来。其他训练的项目也很多,如爬山越岭、爬铁丝网等。铁丝网上拧很多刺,三个角的,衣服挂上去就挣不开。

我们还经常训练打野操,军宫把一些东西藏到树林里,叫我们到树林里去找。有时训练“出枪”,把草人当敌人刺杀。枪举起来,这边“敌人”过来就用枪头刺刀刺下去,那边“敌人”过来就用枪头击打过去,打不到就把枪顺手砸出去。?“敌人”一来被我们一刺,刺刀在他腹部里绞一下,或者脑袋被撞到,差不多都会死掉的。这些技术,在战场上遇到肉搏战就可以用上。我那时候训练得很好,身体得到很好的锻炼,力气也很大。直接指导训练的军官多数是中国人,也有少部分美国教官。我当时编在新六军,也属于盟军。我们这支军有上万人,包括三团一师,还有一个炮兵师,共四个师。军长是廖耀湘,团长是罗为惜。

经过训练,我们个个如钢似铁、技术精良,被投入到了抗日前线。期间跟日本军队对阵,参加了多次战斗,几乎每隔一二天就打一次。当时日本军队占领了印度三年,对当地的情况很熟悉,而我们是不熟悉的。他们在公路、铁路边几乎都修筑了碉堡。树林很茂密,树枝盘根错节,人进去很难出来。在这样的树林里,日本军队把大树头做成碉堡,树干之间上面架木板,上面埋伏士兵,有谁来都看得很清楚。如果向上扫射的话,他们可以从树上用大绳子坠下来。印度那地方天气很热,经常下大雨,每天基本隔一会就会下一次。树林一下大雨,要去搜索敌人都很难。我们到树林里去搜索敌人,眼睛和耳朵都很机灵,时刻提防着。在树林走的时候,如果向士兵发命令,就要装鸟叫来做信号,怕敌人知道我们的行踪。硬头铝制的水壶不可以带,怕树枝碰到会发出声响被敌人发现。开始进入树林的时候,士兵经常被日军的伏兵击中身亡,损失很大,部队很难推进。后来进军前都要先向树林扫射,又发给月眉形的利刀,前面的士兵砍倒灌木丛,后面的士兵持枪掩护。这样才慢慢地开辟了道路。后来找来了一些像喷雾器一样的东西,有两个管子的,里面装汽油,一打开阀门汽油就喷出去,点着后射出长长的火苗。前面灌木、杂草很快被烧成灰烬,也清除了障碍,军队便更加顺利地推进了。在树林里我们一旦和日军遭遇,他们不退,我们要向前。那时候短兵相接,子弹来不及上膛,就拿刺刀相拼。那时我们胆子很壮,要为中国老百姓报仇的决心很大,是不怕牺牲的。战场上一喊杀,大家都热血沸腾,遇到敌人都不留情。你如果不刺死他就被他刺死。我年轻高大,有力量,往往获胜。有时没有水喝,也没有带碗,就用大片的树叶盛雨水来喝。士兵一般要跑步前进,出汗很多,丢失了水分后就很容易渴。在前方作战没有水喝是很难受的。

有一次我们被包围了,没有吃的,就发无线电报去后方求救。后方接到电报,立即派飞机送来物资。炸弹、粮食、罐头鱼、罐头肉什么的都用降落伞坠下来。有时侯风太大,把降落伞刮到日本军队那边去,他们就过来抢,我们发现后用大炮轰他们。有一次我们要捣毁日本的碉堡群,但很难攻破。后来我们用飞机把士兵空降到那里,部分伞兵被敌人在空中打中身亡,损失很大。于是我们的飞机不断地对敌人阵地进行轰炸。日本的飞机刷成粉红,前后坐两个人,飞得很低,转向不灵活。我们的飞机坐一个人,很轻很灵活。我们的高射炮的炮火也很密集,日本的飞机逐渐被我们赶走了,无法飞过来援助。这样,我们掌握了控制权。

印度有一条大江,河水很凶猛,有人说是唐僧取经曾来过的。日军溃败,纷纷坐上汽艇顺着河逃窜。我们就用大炮轰炸。有些不愿意投降的,就跳河而死。很多日本鬼子在河上被我们消灭了,全部覆没。战斗持续打了七八个月,日本终于被打退了。我们坐上飞机,凯旋回到昆明,在那边修整、检查了四五天。全部枪支都擦得干净,枪膛里的子弹全部卸下,只能带枪尾刀。每人的枪尾还插一杆旗,上面写着“打倒日本,胜利回国”。接着全军集中,召开庆功大会,蒋介石、陈诚、白崇禧亲自来接见我们。

回到昆明,后又在贵州驻扎了一段时间,再转至长沙东南郊,在那里安营扎寨。有一天,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我们刚好正在营地村边的一个池塘里洗澡。大家欣喜若狂,就在河边那里打轻机枪庆祝。多年浴血奋战,终得此胜利,真不容易呀!


分享到:

QR:参加抗日远征军的回忆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