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五期

春柳与她的丈夫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2-05 15:58:44 阅读:1,388字体: | |

◎凌鼎年

那日,天气极好,从窗口射进的一缕阳光,使床头那花瓶里的一束鲜花愈加灿烂夺目。

春柳悄悄摸出枕头下的小圆镜,不看还好,一看连自己也不相信竟瘦得如此不成人样,那满脸的憔悴、病态与床头的鲜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躺在这病床上已有一个星期了。

她是学医的,病情是瞒不过她的。她知晓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属于她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也许一个月,也许两个月,最多三个月吧。她还知道,再过几天,自己还要不成人样,病魔将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门开了,进来的是夏雨医生,她的新婚丈夫。

春柳招招手,让夏雨坐在床边,拉住他的手,轻轻问:“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能,就是十件八件我也答应你!”夏雨回答得干干脆脆。

“好,那你让我安乐死!”

“什么,要安乐死?不,不行,这不行,绝对不行!”夏雨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个要求,本能地拒绝了。

春柳似乎预料夏雨会这样回答,很平静地说:“常言道自病自得知,何况我俩都是学医的,瞒是没有意义的。你也最清楚我这病的最后结果是什么,再拖下去我将遭受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折磨啊。你若真爱我,还是满足我这最后的要求,趁真正的痛苦还未到来之时,让我到早晚要去的地方吧。何必拖呢?拖,我痛苦,你也痛苦。现在让我走,至少我还能在你脑海中留下一个美好的形象。这个形象维持不了几天了,你何必一定要亲眼看着这美好的形象被破坏,遗恨终生呢?……”

夏雨头脑乱成一锅粥。

他明白他没有权利对春柳实行安乐死,但他也明白,春柳说是全是心里话。他更明白,如果向医院领导提出让春柳安乐死,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批准的,徒找麻烦而已。

病魔开始无情地折磨春柳,春柳完全靠药物支撑着生命,生命对她已没有多少意义,而那种肉体的、心灵的折磨与重负却日甚一日。

每当春柳与夏雨两个在病房时,春柳总恳求着夏雨:“看在我们真心相爱的分上,让我走吧。你难道忍心看着我受折磨而不肯援手于我让我解脱吗?夏雨,结束我的痛苦吧,我求你了。”

夏雨受不了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妻子这样痛苦不堪地苟延残喘。终于,他豁出去了,为了他的爱妻,他情愿承担一切。

录音机录下了春柳要求安乐死的最后遗言。

按照春柳的口述,夏雨写下了春柳自愿安乐死的文字,春柳吃力地签了字按了手印。

在《蓝色多瑙河》的旋律陪伴下,春柳向天国缓缓而去。

春柳的死引起了轩然大波。

女方家属不让火化尸休,要告夏雨。

社会上流传着多种版本,有一种说法,夏雨谋杀春柳是因为另有新欢……

法院传唤夏雨时,发现他已去了另一个世界,与春柳相会了。

在夏雨床头,一份是长达万字的《安乐死之我见》论文,一份是签有“夏雨绝笔”的纸条,上面这样写着:

春柳爱妻:当我答应你这最后要求时,我知道,我必须随你而去。一是我爱你,二是社会不会容忍我这样做。你是被动安乐死,我是主动安乐死。为你而死,我没有什么遗憾。我也不想多说啥,我死后,相信舆论会替我说的……


分享到:

QR:春柳与她的丈夫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