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五期

岁  月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2-05 15:58:14 阅读:1,243字体: | |

◎李济超

老张今天又喝酒了,而且还喝了不少,你瞧,又唠叨开了。此刻,他正对着面前的一个年轻人说:“孩子啊,你知道我们那时候是怎样过的吗?我们那时候可比你们现在坚强多了!”

年轻人满不在乎地说:“爸,您怎么一喝酒就爱唠叨,那不都是过去的事了。”

“是啊,是过去了。但是这过去也是岁月堆积的,是我们足迹所走过的痕迹,可不能忘本啊!”

“还岁月堆积,还忘本?什么是本?爸,老在过去里徘徊算什么?过去能给你补偿吗?过去让你过上好日子了吗?”年轻人也许是听多了,看起来很烦。

“岁月就像这杯酒,纯烈灼口,但余香缭绕。就是说老子至少可以回忆的比你多!别说吃盐与吃米……”老张说着咪了一口酒,一口52度的农民自酿的蕃薯酒,“想那时啊,老子5岁就开始自己赚钱了,自己一个人在家养鸡生蛋养自己。6岁上山砍柴、刈山草、扫树叶,8岁就要挑着土杂肥去上学。那时候啊,没完没了的搞运动,谁都穷啊!”

也许是酒很到位,也许唠的真是陈年的旧,让老张不知觉的感慨很多。年轻人开始很不屑,后来看着老人,也慢慢的入神了。

“你知道吗?老子读寄宿的时候,才13岁,学校离咱们村十几公里,老子为给你爷省钱,晚上都是在学校厨房的稻草堆里过的;老子读中专的时候,那是多少人羡慕的,多少人挤的独木桥,老子过去了,村里就老子一人吃国家粮的。但是,老子还是半张席子过了三年啊,到老子参加工作时才有一床被单,一件新衣服呢。”

酒开始上头了,眼前已经模糊了,只有耳朵里久久的回响。

“现在你们啊,幸福,真的比老子强,抽烟、玩手机、唱卡拉,穿衣服,用现代的话来说,都时髦得很啊。衣服不会洗用洗衣机,地方找不着有‘的士’找,没有工作有父母往卡里打钱……”

年轻人听着听着眼睛朦胧起来了,他知道爸自退休后就爱唠叨,但爸真的是他敬重的一个最坚强的人!

“唉,时代是不同了吗?但是老子总觉得少了一根筋啊……”老张说着又喝了一口酒,“我要去找习大大,跟他说,这根筋不能缺啊!”说完,只见他颤巍巍地站起来,蹒跚地走出家门。

风中的街道冷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老张最对年轻人好,他很在意对后代的教育,今天,他为什么又这样说了呢?

年轻人看着老张远去的背影,不自觉地点了一根烟,猛吸一口,烟雾从嘴里吐出后,慢慢弥散开来……


分享到:

QR:岁  月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