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五期

碣石的青石板路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2-05 15:51:00 阅读:1,868字体: | |

◎温水义

碣石,是一座历史厚重的文化古镇。而我对碣石的印象,却源自于儿时的记忆。

那时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历经十年文化浩劫后的中国还是非常的贫穷落后。父辈们为了生活,曾经长期地挑着满满的一担干柴,步行几十公里来到碣石,变卖后换成粗盐、鱼干、虾米之类的产品,而这些产品在当时对于群山环绕、交通闭塞的家乡八万镇来说,是多么的珍贵与稀奇。

父亲告诉我,碣石是个风光秀丽的海边小镇,靠打鱼晒盐为生,整个镇区的道路都是用青石板铺成的,青石板块平整而坚实,踩在上面咚咚作响,十分带劲。是啊,在其它小镇都还是泥土路的时候,碣石就已经是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了,这在当时是多么的有“档次”啊。于是,在我的想象中,碣石镇就是一座大街小巷都铺满青石板的整洁而雄伟的城市了。直到现在,翻阅了有关碣石的史料后,才知道,当年父亲告诉我的那些,是多么的肤浅与单薄。这也许是父辈们步履匆匆地经过碣石,并无时间去深入了解碣石的文化;也许是在那个饥饿贫寒的年代里,他们心中唯一惦念的是家人的温饱问题。于是,他们行色匆匆地走过碣石大街小巷,像觅食的鸟儿一样不作任何的停歇。这样,碣石镇留给他们的印象也许就是那些如同肩上的担子那般沉重的青石板路了。然而,尽管如此,碣石的青石板路却那样坚决地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之中了。

再次接触到碣石这个名字时,是在念初中的时候。课本中曹操的一篇《观沧海》让我们激情澎湃,诗句云:“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也许是我们对碣石有所耳闻,也许是把诗句中的碣石当成了陆丰本土的风景,于是,每每读到这句诗的时候,同学们的声音一下子就高出了许多分贝。尽管老师多次解释说诗句中的碣石并非在陆丰,而是资料注释中说的河北省昌黎市的一座山名。就像我现在的学生一样,尽管我也一再解释说诗中的碣石当非是写家乡碣石,可在朗读这句诗的时候,也明显地感觉到他们声音的增强。这也许是出于对这首诗的喜爱,也许是出于因同名而产生的亲切感。而当时,我们全班同学一再要求老师带我们到碣石游玩,经不住我们再三要求的班主任终于在那年暑假带着全班同学包车到了碣石旅游。

后来读师范时,我曾经独身一人来过碣石,那还是个寻呼机畅行的年代。我本想找到当地的一位同学陪我好好逛逛碣石,以弥补我初中旅游时匆匆一瞥的遗憾,可惜的是那位同学没有回复我的电话。于是,我只能一人随意地穿梭在碣石的大街小巷之中。也就是那次,我第一次实实在在地触摸到了碣石的青石板路了。那次,我沿着三十米大道一直走到滨海路,踏着墨青色的石板路,石板却也如父亲当年描述的那样坚实,只是石板的表面因长年累月承载着车来人往而变得褶皱纵横,纹理多变,但这也恰如一件件工事繁杂的艺术品陈列在路面上,耐人寻味。青石板路的两旁栽满了细叶榕与大王椰树,树下是各式小吃,它们跟敦厚朴实的青石板块一同构成了小镇的宁静和祥和,也彰显出了这座小镇的悠久历史与文化韵味。

十三年前的秋季,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碣石镇工作。在这其间,我亲睹了镇区内的青石板路被改造成平坦的混泥土水泥路的情形。我看见过那些粗糙厚实的青石板块被撬起,被搬到泥土车上载远;我也看见过道路两旁的细叶榕、大王椰树被挖倒,被分解,碎叶青汁狼藉满地……而今的碣石镇内,就只剩下玄武山东门至北门和滨海路南段的两处不足千米的青石板路了。它们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仍然鞠躬尽瘁地承受着车来人往的碾压与踩踏;它们更像一位谦恭平和的智者,默默不语地记载着这座小镇的沧桑与变迁。但愿这两段是小镇的人们有意识地保护下来了的青石板路,不然,这个历史遗物也难逃消逝的宿命了。

现在,走在小镇的大街小巷,路面平坦,虽在享受着现代水泥路带来的舒适与顺畅,但我仍然念念不忘过去的那些有着凹凸凼洼、有着褶皱纵横、有着零乱车辙的青石板路。每每想起,心中往往有种隐隐的感伤。这是为了怀念在现代化建设的冲击下而消逝了的青石板路?还是感慨缺少了青石板路的小镇,已不再有古朴淳厚的韵味风情?总之,在历经了百年风雨后,碣石的青石板路已被掩盖在历史的尘埃之下了,而我能做的,便是用文字轻轻地将她祭奠!


分享到:

QR:碣石的青石板路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