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文艺》第五期

闲谈读书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2-05 15:49:33 阅读:1,645字体: | |

◎陈瑞绒

朋友问我:你出书么?出书?咱可从没想过。嗯,能把自己的文字结集成书,给分散各处的文字一个华丽的居处,想起来也是挺美的一件事。十年后吧,看看十年后我能不能写够一本书的文字,那时再看看。朋友说不用十年吧,哪用得着那么长时间。我说那么早干嘛,我晚熟,写文字也是这几年的事。如果能把玩文字这个兴趣持续下去,那就临死前出一本书好了,那应该心满意足了。朋友笑了说你真能扯,说着出书的事能一直扯到生理扯到终极关怀。晚熟属生理问题,死亡就是终极关怀的哲学问题了。

好吧,我确实能扯,我的幽默感我的好词汇都用在扯之上了,跟人扯时绝对口若悬河妙语如珠,可一写起文章来妙笔一点都不配合,就是生不了花,语言干巴巴的、平实乏味。话说,咱也不是不爱读书之人,从小到大读过的那么多的经典文字干什么去了?喂狗啦?怎么写起文章来一点都不起作用,那些经典的精华丝毫也没能在文章里体现。

也许是读书过于囫囵吞枣,不愿意细读精读,一味追求文字的趣味追求情节的曲折,太过于注重阅读快感造成的吧!有人说读书其实需要一些痛感苦感,对此我可是敬而远之。一字一句的咀嚼,寻根究底的深思,这样的读书方法实在不是我这种懒人的读法。我一向不喜欢费力思考,说来好笑,像那些需要冥思苦想的棋类游戏,我就一窍不通。一些文字营养价值极高,可艰深晦涩,不能让你一心欢喜爱不释手读下去,就如某些滋补品,味道一点都不可口,因可以养生只能皱着眉头咽下。为文字营养价值而读得要多大的耐心苦心啊,而我受不了痛吃不了苦,写不出满意的文字也就无话可说了。但闲暇时光手执一册永远是我最大的爱好,一直是我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乐此不疲,兴趣盎然。

去年至今我读了不少马尔克斯的作品,有《霍乱时期的爱情》、《百年孤独》、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和《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这几部作品写得深刻生动,许多情景令人感动而又似曾相识。我读《霍乱时期的爱情》,多么喜欢,读到半夜三更才睡觉,第二天醒来继续赖在床上读,多少年没有这样读书,那是N年以前少女时代才有过的读书状态。《霍乱时期的爱情》写得真好,每个人物都在精心设计的场合自然而然合乎情理中出场,语言通畅而又富有哲理,悲伤中能莞尔,喜庆中有悲凉。“一生一世”是全书的结束语,是主人公佛罗伦蒂诺·阿里萨对花冠女神费尔明娜·达萨一生爱的诺言。他追求花冠女神达半个世纪多,在垂暮之年才得到花冠女神的爱情,情节不可思议而又真诚感人。作者不美化人性,每个人物都有其可爱可憎的一面。这是一部吸引着你必须一口气读完它才罢休的小说,读后还会希望读第二遍第三遍。继而追读他在198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这个小说写了小镇马孔多的产生、兴盛、衰落和消亡,写了布恩地亚家族7代人充满神秘色彩的坎坷经历,读到文章的最后,家族中最后一个人被蚂蚁吃掉时,我心中一片凄然,久久陷入悲凉的漩涡中。《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的主角是一位晚年生活贫困潦倒但人品高尚的老兵,我对他肃然起敬。生活何其艰难,活着有多不易。文中说“可人们总是忘恩负义”,上校还在痴痴等那笔等了十五年,也许到死也等不到的退休金,令我想起了困窘的中国抗日老兵。《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没有情节的铺排,一开头便告诉你凶杀案的结局,凶手是谁,可作为读者不会相信结局就这么简单无悬念,我一路读着探寻着,想要找到另一种可能,但最后发现结局就这样不可思议但又合情合理。整个故事情节并不曲折跌宕,但仍然紧紧抓住我的心。

此后又读了其他小说,像《追风筝的人》、《蒂凡尼的早餐》、 《七天》、 《玉米》……在阅读中为故事里的人物而欣喜,而感动,而叹息,而悲愤。文学作品写尽了人生的沧桑、卑微和妥协,写尽了人世间百态。好的文学作品给我们带来正能量,能让我们心境平和宁静,对世间万事万物更加宽容、怜悯、珍惜。

袁筱一说过,真正的读者,是抛弃了日常事物和目的性的读者,他们愿意任由自己被一本书包围。非常喜欢她的这句话,我想我就是一个喜欢任由自己被一本书包围的纯粹的读者。遇到一本好书,就像遇到另一个自己。


分享到:

QR:闲谈读书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