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阿直取款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3-09 17:32:58 阅读:1,544字体: | |

林木添

阿直在山村小学当老师,每月工资都拨到距学校很远的银行。

这天,阿直处理完教务,匆匆赶到银行,墙上的钟显示5:15——还没下班。阿直庆幸一番。

阿直走到柜台前,将红本本从狭窄的窗口插进去,把金属板往里推,然后松了一口气。阿直的存折躺在银白色的金属板上,熠熠生辉,却也无人问津。阿直突然感到孤寂。阿直看了看手表——5:18,没错,还没到下班时间。

阿直对工作人员说:“同志,劳驾,我取款。”

同志闻声,慢悠悠地抬起头,瞟了瞟阿直,说:“已结帐了。明天早一点。”

阿直不服气,说:“不是还没到下班时间吗?我路遥远,难得出来一趟。请帮个忙。”同志还是面无表情,说,明天来吧。今天已经结帐了。

阿直再请求,但还是不行。

阿直不说话,他在柜台前走啊走,看啊看,没有人管他,仿佛阿直是一只肉眼不可见的游魂。阿直一屁股坐在木沙发上,面向大门。门外车水马龙。工作人员细致地剔着指甲缝,剔了剔,看了看,又吹了吹,窗口外的阿直一言不发。

墙上的时钟显示5:23了,阿直想,再过几分钟他们就该下班了。阿直心里一阵着急,脸上却不动声色。

5:25,一团“乌云”突然蒙蔽了门口,一个胖得像河马一样的妇女,挡住了门外的阳光。她用她那巨硕无比的胸部,粗壮发达的四肢,饱满丰腴的臀部,阻挡门外的阳光。进门那一瞬间,里面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阿直看见胖妇女捧着一叠叠“红牛”径直走向2号窗口。工作人员老早就停止了剔指甲缝的丰功伟业,满面笑容迎向胖妇女。

“我要存钱!”胖妇女声如破锣,沙哑而毫无和谐之音,大嗓门穿透力极强,当场雷住了所有人。工作人员接钞、拆钞、捋直、过验钞机、点钞、缠钞,一连串动作,利索而娴熟。

银行又一次陷入黑暗,恢复光明时,阳光从地面反射到阿直狰狞的脸上。阿直始终板着脸,阿直咬着牙筋,硬着脖子,目不斜视,目光显得坚毅而执着。

工作人员叫阿直拿存折过去取款,阿直没有反应;工作人员又叫阿直,阿直依然没有反应;工作人员第三次叫阿直,阿直瞪着眼睛反问:“不是说已经结帐了吗?对我就说下班时间到,富婆来了你们就招待!我这个穷人要劳驾你们可劳驾不起啊!”

工作人员睁圆眼睛,狠狠地说:“现在有钱了!你要取不取,不取随你!”

看着这么凶巴巴的架势,阿直突然微微一笑说:“有钱了?那就好,就取人民币100块!”

键盘叭叭响起。工作人员把100元夹在存折里递出来。阿直抽出钱,攥在手里,又把存折往里一推说:“再取100块!”工作人员不乐意了,问:“为什么不一次取出来?”

阿直面无表情,紧咬着牙筋说反问“哦?没规定不能一次拿100块吧?”

键盘恶狠狠地叭叭响起。工作人员把100元夹在存折里像扔飞盘一般抛了出来。存折悠悠落地,激起地板上微灰,如同扬起一股烟雾。

阿直面带笑容弯下腰,拾起来,抽出夹在里面的钱,拍了拍存折上的灰尘,又吹了吹,然后很有绅士风度地递进去,一字一顿地说:“取——人——民——币——1——百——元整!”

工作人员瞪大眼睛,用恶狠狠的眼神直剜阿直的脸。阿直无畏的目光迎战射来的目光,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汇、争斗,两颗心在无声碰撞,心头各自激起阵阵涟漪……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工作人员的目光瞬间瘫软,只见他低下了头,键盘叭叭响起。工作人员第三次把100元夹在存折里递出来时,动作轻柔而文雅。

工作人员突然低声说:“对不住了,请您监督。”——这回,阿直很礼貌地抽出钱,又把存折递进去,彬彬有礼地说:“同志,请您帮忙,这次取800元。谢谢!”

 


分享到:

QR:阿直取款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