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好友盆子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3-09 17:30:13 阅读:996字体: | |

陈瑞绒

夏日黄昏的阳光丝毫没收敛的意思,明晃晃的。路上车辆飞奔,灰尘滚滚,我提着行李风尘仆仆在车站旁等着盆子。盆子是我同学彭梓,那时我们“彭梓彭梓”叫着叫着就成了“盆子盆子”。“哎哎” 盆子应得乐意又爽快。

一辆白色轿车在我身边缓缓停下,车窗里探出头的正是盆子。她一直嚷着要开直升机,这下飞行梦未圆,倒是率先学会开小车了。盆子颧骨略高,皮肤黝黑,蘑菇发式,黑框眼镜,眼眸黑亮慧黠,脸上容光焕发。今天她身穿粉红绸面衬衣,黑色A字短裙,身材圆润恰到好处,爽朗的干练中透着隐约的妩媚。盆子算不上漂亮,不过没关系,她的宣言就是:我们不是最美的,但我们要成为同龄人中最年轻的。

盆子谈吐幽默风趣,待人宽厚豁达。盆子外出听课后回校,办公室唯一男同事故意调侃她:“你走后,我们办公室才能称得上美女办公室。”盆子不急不躁回答:“我在,有谁敢号称美女?”那股子“谁敢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 ”的气势把男同事震慑住了,随后同事们轰然大笑。

盆子自幼丧父,小时家里很穷,与母亲弟弟相依为命,她的家是大山深处村里最破的草房。她发奋读书,出类拔萃,她是学习的尖子,也是学校里最后一个上缴学费的学生。说起这些她脸上有隐隐的屈辱与倔强。她半工半读大学毕业后凭个人实力,以笔试面试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全市顶尖的学校教书。她省吃俭用供三个弟弟读完高中,又帮继父在家乡建起一所新房子。

去年,盆子的继父心脏病发,是她夫妇紧急送老人入院,衣不解带伺候老人。在外面打工的三个弟弟赶回来时,父亲的心脏搭桥手术已经成功,渡过危险期。那时,父亲病急,弟弟们出门在外,母亲观察着她的脸色来判断父亲的病情。她孤独无助,又痛又累,恨不能哭一场。她终究没掉下一滴泪,她明白,母亲要是发现她哭了,连她都哭了,就清楚父亲的病情危险,母亲也会随时病倒。她只能若无其事,面不改色,但那两天一颗心都憋成碎片了。父亲住院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她马上做出一番安排:大弟二弟承包工程在身,责任大,赚钱多,先处理手头工作,不致经济损失,保证经济后盾。小弟只是打工仔,赚钱少,回来帮姐一起守护父亲。又不忘告诫弟弟:守在父亲身边是孝心,出去工作赚钱付住院费也是孝心。缓急轻重,妥帖处理。三个弟弟平日家里有事都爱和姐姐商量,这次当然心服口服听从她的安排。

盆子载着我沿街兜风,直到夜幕降临霓虹闪烁才回家。家里餐桌上饭菜摆上碗筷摆好,她的黑马王子下了班已经做好饭等着我们。“黑马王子”是有典故的,当时在学校读书,晚上宿舍熄灯前,大家互祝好梦,盆子柔声说:“别祝我梦见白马王子,我要黑马王子,骑着黑马而来的王子也很威风。”现在盆子的王子就被我们称作黑马。黑马的好厨艺和黑马对盆子的温柔体贴,我是羡慕不已,啧啧称赞。盆子大言不惭:“像我这么优秀的,才有机会嫁到这样的黑马,你就别指望啦,羡慕妒忌恨去吧!”我嬉笑着反击:自恋的娃!

盆子也有很委屈的时候,不久前,黑马的妹带着孩子来她家说:“阿嫂,我儿子数学跟不上,怕是考不上重点中学,你给他补习吧。”说完撂下孩子就去了广场跳健身舞了。盆子搁下饭碗起身给孩子补习功课,两个小时后,小姑子准时到她家接孩子,一进门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皱着眉头说:“阿嫂,客厅乱成一团麻。啊?碗这么晚还没洗?床被也不叠叠,书本乱七八糟,你这个家也不知怎么当的。”盆子不作声,心里压着一股气,憋屈憋屈的。心想我不就在给你孩子补课吗?我白天上了一整天的班,备课讲课批改作业做学生思想工作,不累吗?不是职业妇女不干教书的活,哪里明白理解我们的累。看在黑马的份上盆子硬是把一肚子委屈吞了回去,第二夜第三夜直到一个月后的升中考试为孩子的补课才告结束。

最近让盆子苦恼的是儿子考不上市重点中学,儿子就在自己班,这次升中考她教的数学班里同学不是一百分的,也大多九十多分,偏偏自己的儿子才考七十多分。同事们来劝慰她别难过失望的同时,更是恭喜她教学取得的好成绩。她一脸无奈,孩子的成长比成绩重要,盆子当然明白。她郁闷的其实不是分数,是儿子对成绩的毫不在乎,她这个母亲已经尽百分之百的努力,责无旁贷地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可却不尽人意。我说孩子乐呵呵多么宽厚的性格就是你最好教育的体现。她一听乐了,释然。

每年的暑假她都在做家教,今年居然休息,她说:“我一直忙一直忙,忙得没有周末没有假期,忙得像一头黄牛,黄牛还有农闲,黄牛还要休养生息。该死的房贷该死的中年重担压得人喘不过气,我要休息,要读书上网出游,我要享受假期每一天!”

我回来的那天,夏日的炽热被一场瓢泼的雨打散了,骤雨来得急去得快,一会儿空中飘着零落的细雨,山城清爽的空气夹杂着草木的芳香,我俩撑着伞并肩走在街道上,享受雨后的清凉,享受清凉的友情。


分享到:

QR:好友盆子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