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市作家协会

女人如树

发布者:lfxcw 发布时间:2015-03-09 17:24:25 阅读:1,375字体: | |

◎林玉华

人们说,第一个把女人比作花的人是天才。古时形容女子貌美,用“花容月貌”“闭花羞月”,古诗词中以花事喻女子情事,以花谢喻女子容颜衰老者,俯拾皆是。由此可见,女人如花是多么的深得人心!

不过,我觉得女人如树更恰当。

女人绝不会如花一样短暂易逝,青春娇艳的容颜老去,有成熟的雍容优雅风度让女人更美;女人也不像花那么脆弱那么娇贵,绝大多数的女人非但无须像花儿那样精细侍养,反而像根深叶茂的大树一样为人遮阳挡风、制造生命氧气。

女人如树,她们扎根大地,她们分枝展叶,她们开花结果,她们荫庇一角,她们繁茂一方……

树有千万种,女人如树,也有千万种。

有一种女人像木棉树。正直、坚强、挺拔、向上。独自一棵,便能造就一道壮美的风景。她坦荡荡地傲立在炽烈的阳光下,无畏地迎接风雨雷电,热烈地绽放硕大红艳的花朵。她身上有刺,难以亲近依偎,容不得狎戏轻薄,可是,她情怀热烈,无私奉献,富有正义感和责任感!木棉树似的女人,敢于担当,奋发进取,坦荡磊落。她追求独立的人格,她崇尚自由平等的思想,她创造积极有为的人生。在社会浪潮中,她敢为人先,与男性的佼佼者并肩作战、并驾齐驱;甚或成为某一领域的旗手,引领潮流搏浪开路。

木棉树女人,有大情怀大作为的女人,顶天立地,展示着女人的伟大丰美。

有一种女人像榕树。南方热土上随处可见的榕树啊,枝繁叶茂,四季常青,所需少,贡献大。爱玩闹的鸟儿在这里找得到安居的天堂,爱流浪的风儿喜欢在她身上诉苦撒娇,寂寞的月娘总是在夜深人静时和她喁喁私语倾述心中烦恼……骄阳似火时,她身受炙烤,留给人一片清凉舒爽的浓荫;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过后,被劈断的枝干长出鲜嫩可口的黑木耳,残留的依然青翠欲滴、生机盎然、迎风笑语……

榕树女人,是知心姐姐,有善解人意的眼神,耐心倾听,细心开解。榕树女人,是慈母,无时无刻不敞开她宽厚的胸膛,接纳和消融儿女的种种烦愁;她在哪,家就在哪;她是避风港,她是定神丸。榕树女人,是饱经沧桑富有人生智慧的老奶奶,她榕树皮似的枯干粗糙的手抚摸着你,洞察世事的眼睛慈爱地看着你,让你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榕树般的女人,温柔、多情、乐观、宽容。这种女人,宜室宜家,温润柔美。

有一种女人像木麻黄树。海边的木麻黄树,不怕盐碱,无畏风沙,既耐旱也耐湿。沙地松软瘦瘠,她长出独特的根瘤菌,让自己迅速成长。站在海边抗击风沙防风固土的木麻黄树,不正是那些顽强不屈、奋斗不已的草根女人吗?她们出身不好命运多舛,可是她们有特别顽强的生命力,她们不信命,她们咬牙承受命运的不公,她们以纤弱的身躯抗击生活的种种厄难。生活的磨难没能摧毁她们,反而激发出她们潜藏的力量,展现出人性的坚韧不拨。

木麻黄女人,适应力强,抗击力强,能将生活的苦汁酿化成美酒的女人,永远青翠,英姿飒爽。

有一种女人像桑树。朴实平凡得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和价值,可是,假如没有她,生活会失去色彩,失去滋味,她默默地在那里,春来了,奉献她的嫩叶,喂肥蚕儿;春末夏初,她热情地把满树红的紫的黑的桑椹献出来,生吃、泡酒、制药,随便你采摘;经霜的绿叶,是很好的药材;桑皮、桑根、桑枝,可入药、可作染料;至于遮荫蔽日,在庭院屋角、田头路边,桑树更是毫无怨言任劳任怨……其貌不扬的桑树却浑身都是宝!

桑树女人,也许外貌并不美,比如风吹日晒的农妇们,比如戴着大口罩的环卫女工们,比如在各种生产线各个部门埋头苦干的女职员们,比如在家与菜市场之间来回的家庭主妇们……她们很普通,普通到几乎被人忽视,但是,正是许许多多这样桑树似的默默劳作与奉献的女人,构建了社会稳固的基础。桑树女人,低调、朴实、随和、无私、内美。

柔婉多情的女人如柳树,雅致清高的女人如玉兰树,热情奔放的女人像枫树,泼辣爽直的女人像枣树……

女人如树,有树一样的品性:树长得葱茏繁盛的永远是向着太阳的一面,女人总是比较热爱生活、不易沮丧;树拥抱大地,终生不移,女人总是比较依恋家园故土情深;树安安静静,默默奉献,女人大多是成功男人身后的那一位,她们的奉献如须臾不可离的空气,悄然无声,却不可或缺;树很敏感,春夏秋冬,随季换装,女人总是比较多情善感,摇曳多姿;树貌似柔弱,实则坚强,女人也是柔中带刚、侠骨柔情;一棵好树,离不开水、空气和阳光的滋养,一个好女人,情感、智慧和美德是她的生命甘泉……

女人如树,真美!

 


分享到:

QR:女人如树

扫一扫分享该新闻